1. <acronym id="wpx8o"><em id="wpx8o"><address id="wpx8o"></address></em></acronym>

      <thead id="wpx8o"></thead>
  2. <var id="wpx8o"></var>

    <input id="wpx8o"><li id="wpx8o"></li></input>

    2020年世界絲綢貿易報告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資訊
    2020年世界絲綢貿易報告

    發布時間:2021-8-18 14:00:47

    2020年世界絲綢貿易報告
    作者:  中國紡織品進出口商會     發布日期:  2021-08-13 10:39:03     點擊量:  129
     

    【前言:中國、印度、土耳其、巴西、美國、日本、馬來西亞、澳大利亞、泰國和歐盟(系指27個成員國對歐盟外貿易,下同)(以下簡稱“9國和歐盟”),是世界絲綢貿易最重要的參與者,其貿易總額約占全球貿易的85%。及時了解9國和歐盟的貿易情況,對政府部門決策和指導企業開拓國際市場將有重要的參考意義。現根據美國“全球貿易數據”公司(以下簡稱“GTA”)提供的各國(地區)統計部門的數據,對2020年絲綢貿易情況進行分析,供參考。】

    2020年是特殊的一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世界絲綢貿易各項數據全面大幅下滑。有關情況具體如下:

    總體情況:

    據GTA數據,2020年,9國和歐盟絲綢商品貿易額為227.82億美元,同比下降21.17%。其中,出口額為110.51億美元,同比下降21.18%;進口額為117.31億美元,同比下降20.59%。

    絲類貿易額6.33億美元,同比下降33.41%;綢緞貿易額度34.32億美元,同比下降22.28%;制成品貿易額187.17億美元,同比下降20.46%。

    9國和歐盟絲綢商品具體進出口情況如下:

    一、出口情況

    (一)9國和歐盟絲綢商品出口總體結構

    2020年,9國和歐盟絲綢商品出口中,絲類和綢緞占比下降,而制成品所占比重上升。據GTA數據,絲類出口額為3.11億美元,同比下降34.79%,占比2.81%,下降了0.56個百分點;綢緞出口額為20.51億美元,同比下降23.14%,占比為18.56%,下降了0.33個百分點;制成品出口額為78.63億美元,同比下降20.87%,占比為78.63%,上升0.89個百分點。

    (二)9國和歐盟季度出口情況

    從季度出口統計看,全年4個季度9國和歐盟絲綢商品出口額均下降。4個季度出口額分別為31億美元、17億美元、30億美元和31億美元。其中,第2季度降幅最大,達49.17%,其他3個季度降幅差別不大,分別為14.01%、9.02%和14.69%。

    (三)9國和歐盟主要出口者情況

    2020年,9國和歐盟的絲綢商品出口額均下降。主要供給者的出口額降幅均超過了10%。其中,中國出口額降幅最大,為50.26%。歐盟、印度和土耳其的出口降幅較為接近,分別為16.63%、16.44%和13.45%。

    與2019年相比,歐盟、印度和土耳其出口額占比進一步增加,同比分別擴大了2.47、1.61和1.44個百分點。只有中國占比繼續下降,同比減少了5.67個百分點。

    歐盟、印度、土耳其和中國合計出口金額達99.25億美元,占比為89.81%,與上年相比基本持平。(詳見表1)。

    (四)9國和歐盟絲類出口情況

    1.金額

    2020年,長絲類主要供應者中國和巴西出口額大幅下降,降幅分別為39.23%和29.88%;歐盟進口加工后復出口下降了9.63%;而短絲類主要供應者印度出口額大增25.59%。

    從占比情況看,只有中國下降約7個百分點,巴西、歐盟和印度均有所增加,特別是印度增加了近1倍(詳見表2)。

    2.數量與單價

    2020年9國和歐盟出口絲類9859.59噸,同比下降22.32%。中國、印度、巴西和歐盟為最主要供應者,出口數量合計9457噸,合計占比達95.92%。其中,只有印度出口量增長38.6%,而中國、巴西和歐盟出口量則降幅均較大,分別為37.79%、21.44%和16.98%。

    從占比情況看,與上年相比,中國減少了約14個百分點,而印度則增加了約14個百分點,其余變化微小。

    從平均單價看,絲類主要供應者中只有歐盟的出口價格同比增長8.91%,而中國、印度和巴西的出口單價均下降,降幅為2.31%、9.39%和10.74%。(詳見表3)。

    (五)9國和歐盟綢緞出口情況

    2020年,9國和歐盟中只有土耳其出口額增長6.54%,其余出口額均下降且降幅超過15%。其中,中國出口降幅最大,為54.66%。

    與2019年相比,中國和美國出口額占比分別下降了9.18和1.12個百分點,而歐盟和土耳其分別增加了2.21和7.66個百分點。其余出口額增減變化未超過1%(詳見表4)。

    (六)9國和歐盟絲綢制成品出口情況

    2020年,絲綢制成品主要供應者出口額降幅均超過了15%。其中,中國降幅最大,為52.46%。歐盟、土耳其和印度的出口降幅接近,分別為16.52%、16.29%和21.12%。

    從市場占比情況看,與上年相比,中國出口額占比進一步縮小,為6.41%,同比減少了4.25個百分點。歐盟和印度則分別增加了2.25和1.6百分點。其余出口額占比變化微小,增減均未超過0.25%(詳見表5)。

    結論:

    1.絲綢商品出口額下降21.18%,為近年之最。

    2.從季度出口情況看,絲綢商品出口降幅大小變化與新冠肺炎疫情在各國爆發的形勢大致相同,第2季度出口降幅最大,而其他3個季度降幅相對較小。

    3.絲類出口額降幅遠大于出口量降幅,主要原因是以長絲為主的中國出口額下降39.23%,出口量下降37.79%,而以短絲為主的印度出口額增長25.59%,出口量增長了38.6%。單價較低的短絲出口量增長部分彌補了價格較高的長絲出口下跌。

    4.絲類出口量降幅為22.32%,與綢緞23.14%和制成品20.87%的降幅接近,可以說三大類商品同步下降。

    5.絲綢商品整體出口結構雖未發生大的變化,仍絕對以制成品為主,但絲類出口額占比僅為2.81%,首次跌至3%以下。

    6.中國出口額下降50.62%。其中,絲類、綢緞和制成品的出口降幅在9國和歐盟中均最大。主要原因是中國絲綢出口受新冠肺炎疫情、中美經貿關系緊張和中印邊境沖突等多重不利因素影響所致。

    7.制成品主要供應者中,除中國外,其他出口降幅較為接近,均在15-24%之間。

    二、進口情況

    (一)9國和歐盟絲綢商品進口總體結構

    2020年,9國和歐盟絲類進口3.21億美元,同比下降32.01%;綢緞進口13.82億美元,同比下降20.96%;制成品進口100.28億美元,同比下降20.11%。

    與2019年相比,絲類占比減少0.47個百分點;綢緞占比基本相當,僅減少0.05個百分點;制成品占比增加了0.52個百分點。

    (二)9國和歐盟季度進口情況

    2020年4個季度9國和歐盟絲綢商品進口均下降,進口額分別為37億美元、22億美元、30億美元和28億美元。從降幅看,第2季度最大,為41.53%,其他3季度降幅較為接近,分別為11.01%、14.79%和11.65%。

    (三)9國和歐盟主要市場進口情況

    絲綢商品最主要消費市場仍為歐盟、美國和日本,合計進口額為99.22億美元,占比達84.57%,與往年相當。

    歐美日三個主要市場進口降幅均超過了15%,分別為17.6%、25.45%和15.8%。新興市場中,只有澳大利亞進口降幅低于10%,為6.26%,其他市場進口降幅均超過了18%。

    值得關注的是,在9國和歐盟中,只有中國絲綢商品進口實現增長,且增幅達9.24%。

    從進口額占比情況看,各方變化相對穩定,與上年相比,增減都未超過2個百分點(詳見表6)。

    (四)、9國和歐盟絲類進口情況

    1.金額

    2020年,歐盟重回第一大絲類進口市場,印度退居第二,日本仍是第三。這三大傳統主要市場進口額均大幅下降。其中,印度和日本進口降幅超過40%,分別為47.23%和40.17%,歐盟進口降幅也達到了19.61%。合計金額為2.73億美元,占比為84.91%,較上年減少了3.95個百分點。

    由于進口額降幅大,印度和日本占比也相應有所減少,分別為29.43%和13.83%,較上年分別減少了8.49和1.89個百分點。歐盟占比進一步擴大,為41.65%,提高了6.43個百分點。

    中國是絲類是進口額實現增長的唯一主要市場,同比增長17.47%,占比為9.56%,較上年增加4個百分點。(詳見表7)。

    2.數量與單價

    數量:2020年,9國和歐盟進口絲類1.21萬噸,同比下降15.15%。中國連續第2年成為絲類進口量最大的市場,并且是唯一保持增長的主要市場,同比增長了18.42%,占比達46.65%,較上年提升了13.16個百分點。

    歐盟雖進口量同比下降15.7%,但反超印度成為第2大絲類進口市場,占比為22.69%,僅微降0.16個百分點。印度進口量降幅最大,為43.78%,占比為18%,較上年減少了9.17個百分點。日本仍為第4大進口市場,降幅為36.29%,占比為7.46%,下降了2.47個百分點。其余大部分市場進口量下降,但占比變化均在1%以下。

    中國、歐盟、印度和日本合計進口量為1.14萬噸,占比為94.5%。

    單價:主要市場全年進口平均單價均下降。中國進口單價微降0.72%,歐盟、印度和日本進口單價降幅接近,分別為4.64%、6.14%和6.09%(詳見表8)。

    (五)9國和歐盟綢緞進口情況

    2020年,9國和歐盟綢緞進口額均下降,其中中國降幅最大,為40.5%。歐盟和美國作為兩個最大市場進口額降幅相當,分別為18.22%和21.82%。土耳其、印度、巴西和馬來西亞進口降幅均超過了30%。

    與2019年相比,9國和歐盟各方的進口額占比變化不大,增減均未超過1.5個百分點(詳見表9)。

    (六)9國和歐盟絲綢制成品進口情況

    2020年,中國是9國和歐盟中唯一絲綢制成品進口額增長的國家,增幅為16.41%,占比為2.12%。

    歐美日三個主要傳統市場的進口額降幅均超了過15%,分別為17.44%、25.7%和15.66%。這三個傳統主要市場合計87.85億美元,占比為87.6%,與上年相比,微減約1個百分點。

    新興市場中,只有澳大利亞進口降幅較小,僅為6.31%,其余市場進口降幅均超過了15%。

    從進口金額占比情況看,與2019年相比,美國變化最大,下降了2.46個百分點。歐盟增加了1.3個百分點,日本、澳大利亞和中國均有增加約0.7個百分點。其余市場變化微小(詳見表10)。

    結論:

    1.除中國外,其余市場進口額均下降。其中,歐盟、美國和日本三個傳統主要市場進口絲綢商品降幅均超過了15%,為近年之最。

    2.與出口形勢基本一致,第2季度進口額降幅最大,其他三個季度降幅接近。

    3.中國成絲綢商品進口唯一增長的國家。其中絲類和制成品進口增幅相當,分別增長17.47%和16.41%,只有綢緞進口下降40.5%。

    4.從大類情況看,絲類進口額降幅最大,為32.01%,綢緞和制成品降幅相當,分別為20.96%和20.11%。而絲類進口量下降15.15%,小于綢緞和制成品的進口額降幅,主要得益于中國短絲進口量增長18.42%。

    5.中國連續第2年成為絲類進口量最大市場,且進口量超過出口量62噸。同時,進口量超過第2名歐盟和第3名印度之和695噸。中國進口絲類主要來自印度(2753噸,增長32%)、烏茲別克斯坦(1294噸,增長26%)、越南(837噸,增長27%和緬甸(252噸,增長27%)。

    據了解,近年來國內蠶絲被市場銷售形勢很好,以浙江桐鄉和江蘇吳江為主的企業,為節省成本,大多采用進口廢絲或綿片用于蠶絲被加工生產,是絲類進口增長的主因。

    6.主要市場進口的絲類,無論是短絲還是長絲進口平均單價均有所下降,但降幅相對較小。

    7.9國和歐盟中無一市場綢緞進口增長,全部下降。其中,歐盟和美國進口額合計占比高達60%,降幅都在20%左右。

    8.歐盟、美國和日本作為絲綢制成品最主要市場,進口額無一例外下降,降幅都超過了15%。中國是制成品進口唯一增長的市場。

    (esilk.net聲明:本網登載此文旨在傳遞更多行業資訊,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丁香 色 五月_操操琪琪网_99伊人_亚洲成AV男人的天堂在线观看_不超碰